|成功案例 |联系我们
您现在的位置:官网首页 > 新闻资讯 > 公司新闻 >

草莽英雄在2019,tga,tgb,tgbus,天价停车位138万,天价拖车费,天会调查

作者: 发布时间:2019-09-10 16:35

图片来源@全景网

文丨财经无忌

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

2019年,对于中国商业史青史留名的三名草莽英雄来说,冷暖自知。

他们是:任正非,柳传志,张瑞敏。

75岁的任正非正在一人敌一国;75岁的柳传志开始在演讲中号召“血脉贲张”,试图以此唤醒日渐麻木的联想;70岁的张瑞敏仍在推动家电行业的一次次改革,步履不停。

几十年前,这些草莽英雄们起于微末,乘风扶摇而上,创建了华为、联想、海尔这般莫大的功业后,如今却各有各的“不自由”。

这在所难免,近几十年来中国商业往事浩浩汤汤,总有人兴起,也有人坠落,想要基业长青,何其难也。

01

大风起于1984。

改革开放带来的律动越来越强,金钱的魔力越来越强,中国迎来第一波创业浪潮。很多商业巨子的辉煌,都起步于1984年。

命运齿轮开始转动时,起点并不相同。

1984年的任正非仍然懵懂。他在一年前从部队转业后来到深圳,被安排进南油集团下属一家电子公司任职副总经理。初步踏足商业领域的任正非很难适应商场诡谲和人心狡诈,他被人骗走200万元货款,也顺带让自己被动离开了“单位”这个“舒适区”。

也有人是主动离开的。

跟任正非同岁的柳传志,于1984年下海创办联想。

此前,他只是中国科学院计算机所1500名研究人员中的普通一员。在计算机所工作的14年时间里,柳传志一直对科研缺乏兴趣,却展现出“非同一般”的管理才干。

当联想公司诞生于计算机所的传达室时,柳传志放出豪言壮志,“将来我们要成为一家年产值200万元的大公司。”

但是,1984年的冬天里,柳传志却没能找到一个可以运作的项目,他不得不骑着自行车在北京城里乱转,依靠做“倒爷”养活公司的十几号人——最早时,他们卖过电子表、旱冰鞋、运动裤衩和电冰箱。

如果说柳传志的创业是从0到1,张瑞敏堪称从负到1。

1984年,35岁的张瑞敏成了厂长。这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因为他即将走马上任的青岛日用电器厂,亏空147万,濒临倒闭,此前一年已经换了3任厂长。

张瑞敏刚上任,就受到了“热烈欢迎”——有53人递交了请调报告。

为了整治工厂,张瑞敏上任就制定了13条规章制度,其中第一条就是“不准在车间随地大小便”。而其他制度包括“不准迟到早退”、“不准在工作时间喝酒”、“车间内不准吸烟”和“不准哄抢工厂物资”。

处于人生低谷的任正非,彷徨无着的柳传志,第一次忙于做顶层设计、制度建设和改革的张瑞敏,谁都不会想到,自己真的会从烟尘中突围成功,青史留名。

02

张瑞敏有一句著名的话:“没有成功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

适者生存,想必从商业丛林中突围成功的草莽英雄们,对这一句话都有独特且深刻的理解——商战诡谲,想成功必然要拥抱变化。

联想的成功在于顺时而动。

20世纪90年代,信息时代降临。为了占据个人电脑市场,联想适时推出1+1家用电脑并投入国内市场;世纪之交,互联网时代前夜,联想也推出了一款具有“一键上网”功能的互联网电脑。

你很难否认联想的基因里带着江苏人柳传志的精明和目光独到,实际上,正是步步踏对,让联想成长为一家大体量的商业体。当然,也正因一直盯着脚下,它始终没有成为一家“伟大”的企业,反而在2019年意外遭遇寒冬。

联想的辉煌时刻在2008年,7月9日,美国《财富》杂志公布了当年全球企业500强排行榜,联想集团作为中国唯一一家非垄断性民企首次入围。《财富》公布的联想集团收入为167.88亿美元,位居全球500强第499位。

华为的崛起,则堪称苦难行军。任正非的身上始终带着一股子古希腊英雄式的悲情色彩,但这位贵州人和他的企业终因骨子里的坚忍不拔和愈挫愈勇从一个个苦难走向终局的成功。

成立之初,华为弱小,对手强大。面对爱立信、诺基亚、松下,华为不得不选择“从农村包围城市”,其提出的“农村数字交换解决方案”让华为在与国外巨头的激烈竞争中生存下来。

其后,华为坚持走技术路线,又坚持进军海外,与对手直接近身肉搏。这锻造了华为的肉体,也锤炼了任正非及其追随者的灵魂。

每个阶段的小成功成了最好的奖赏。1995年,华为营业额达到15亿元人民币,成功存活;2010年,《财富》公布全球500强企业,华为首度上榜,排397位;2019年,华为成为中国名气最大,最振奋民族信心的企业,没有之一。

如果说华为和联想兴起于筚路蓝缕,张瑞敏的海尔面对的问题则要复杂的多。毕竟,这是一家在山东的企业,而对于一个山东人来说,家国情怀、个人财富、人际关系乃至身后名声,都只是考量成功的维度之一。

用现在的话说,张瑞敏太难了。

带头砸毁76台不合格冰箱,张瑞敏就开始在毁誉间杂的环境中拼命搏杀,他力主引进利勃海尔的技术,成就了海尔的品牌,也救活了企业,却一直饱受质疑。他坚持推动的海尔国际化道路,先难后易,不得不顶着巨大的压力前进。

因为复杂的股权关系,海尔直到2018年,才入围《财富》世界500强。

如今回头看,万重山已过,云淡风轻。昔日这个亏空147万的集体小厂,如今已经发展成为中国家电第一品牌,也是世界白色家电第一品牌。

03

总有人将任正非、柳传志、张瑞敏放在一起比较,他们似乎成为了那个野蛮生长时代成功者的典范,但只有深入他们成功背后的肌里和灵魂,才能看到这三位草莽英雄的真正不同。

从表象上看,柳传志人情练达,最早被奉为商业“教父”,联想成功后,他功成身退,转做投资,一举一动,仍有风雷之声;

任正非个性低调,做事专注,颇像曾国藩,善于“结硬寨打呆仗”,终于在时代变换时,被推上风口浪尖,以一人敌一国;

张瑞敏则看起来更像一个成功学家,他爱引经据典,语录出处从诸子百家,到彼得·德鲁克和小艾尔弗雷德·钱德勒。当然,他也一直是一个“管理致成功”理念的推动者,一直在以改革管理方式推动海尔变革。

这跟三位“草莽英雄”面对的环境有关,联想虽然遭遇非议,却依然占据PC市场第一的位置,柳传志还通过投资捕捉新机会;华为经过多年技术积累和磨砺后,已经建立了独特的技术壁垒,在手机领域也开始异军突起;直面消费端的海尔,却不得不继续警惕林立的竞争对手,同时,还要面对互联网新物种的逼宫。

从这个角度看,如果将最近40年的中国商场比作战场的话,这三位也各有身份,任正非像先锋武将,冲杀在前,百折不挠;柳传志有书生意气,功成身退,居幕后控全局;而张瑞敏则是过河卒,停不下来,唯有向前。

2019年,华为和联想都曾站上舆论风口。但对中国商业领域未来影响深远的,必然是海尔。

这涉及到一个终极逻辑——依靠管理推动的改革,还能适应新的网络时代吗?

海尔给的答案是肯定的,这家公司一直是管理学的有力践行者。

2014年6月,张瑞敏在出席沃顿商学院全球论坛时表示,海尔已经去掉了1万名中层,“企业里面的中间层就是一群烤熟的鹅,他们没有什么神经,也不会把市场的情况反映进来。”

而这只是张瑞敏管理改革诸多动作的一方面。

他试图拆掉海尔这艘巨轮,将之化整为零,将员工分为多个自主经营体,实行“人单合一”,即以用户为中心制定的,让员工成为自主创新的主体。

他调整了组织结构,将原来的“正三角”式组织变成“倒三角”,又变成网状组织,串联式变成并联式。“让领导站在最下面,各个节点一起面对用户需求,整合成一个生态圈。”

他还改变了整个海尔的薪酬结构,将“用户”纳入了考核体系。

早在1995年,张瑞敏就写过一篇很短的文章,名字是《海尔只有创业没有守业》,他不能守成,只能一路向前,这也是他掀起一场场活力革命的精神本源。

不管是早期的“吃休克鱼”,还是不断兼并壮大,抑或者扬帆出海,又在新时代完成了雷神崛起这样的创举。

2019年8月30日,张瑞敏在俄罗斯喀山大学演讲,他提到的最多的词就是“创业”,实际上,张瑞敏的推动下,海尔如今已经从一个集权的体系,变成一个创业的平台,在海尔,人人都是CEO。

有人说,这是张瑞敏后继无人的应对,但张瑞敏回应,一旦海尔成为一个创业的体系,不管谁接,都不会出现太大的变动。

70岁的张瑞敏不玩朋友圈,却满脑子都是互联网的新思想,这个过河卒,一点儿都不老。

不管是任正非、柳传志还是张瑞敏,亦或是在其他能在时代洪流中脱颖而出的任何一个人物,他们的身上有各自的精神闪光点,但也必然有一些共通的特质。

比如紧跟时代、百折不挠、不断重新出发。另外,必然是永远保有希望。

这些理想主义者必然都信奉那句话,那一句斯蒂芬·茨威格在《昨日的世界》中的那一句。

真诚地相信自己这个世纪正沿着一条万无一失的平坦大道走向“最美好的世界”。


相关:

受猪肉价格影响 金字火腿产品售价上调10%至30%9月4日晚,金字火腿发布公告称,由于近期猪肉价格不断上涨,综合考虑原料成本及市场需求等因素,决定从9月4日起对公司系列产品的销售价格在原价基础上上调10%至30%。金字火腿表示,目前尚无法判断本次调整销售价格..

小米:我真的太难了董雷赌约、不回A股、总裁减持 小米的一系列操作真的是有点秀。9月3日,小米集团发布自愿公告称,小米董事会将行使此前股东大会授予的股份回购权利,在权利有效时间段内,将按照不超过120亿港元总价,不..

最新资讯: